幼儿教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阅读 >

幼儿教育评论:确保读经对幼儿天性的尊重

时间:2015-10-02 12:51来源:未知 作者:管理员 点击:

  “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在某幼儿园班级教学现场,一群四五岁的孩子在教师的带领下,整齐划一地高声诵读着。传统童蒙经典中抽象艰涩的文言文,在现代孩子的稚嫩童声中,倒也有些抑扬顿挫的节奏和韵味。置身其间,着实令人颇有些时空逆转、重回经典时代的恍然。      时下,在幼儿教育名目纷繁的多样化教学实践中,“幼儿读经”现象堪称独树一帜。“幼儿读经”主要是选取诸如《三字经》、《弟子规》,以及《千字文》、《百家姓》乃至古诗词类等传统国学经典作品作为诵读对象,以成人领读、幼儿跟读并不断重复为基本方法,即贯彻所谓“小朋友跟我读”的六字方针,以让幼儿背诵熟记其相关内容为主要目标,而并不追求幼儿对于诵读作品的真正理解。      “幼儿读经”现象实际上是“儿童读经运动”在幼儿教育阶段中的反映。在倡导复兴国学文化的思潮中,“儿童读经”肇始于上个世纪末,源起于台湾并波及大陆。目前,“儿童读经”在教育中虽仅为零星尝试而远未遍地开花,却引起人们热议。支持者认同于“儿童读经”是利用儿童期较强的记忆力,诵记国学经典篇章,可使民族传统文化和精神在幼时的心灵得以默化、陶冶和扎根,即便当时不能理解但可待日后显现效益,而反对者立足于现代教育尊重童年天性的立场,认为“读经”是灌输传统教育在现时代的倒行逆施,且不说传统经书亦存有封建糟粕,其死记硬背的方法就是对于儿童兴趣和需要的压制,违背了儿童身心发展的特点和规律。“儿童读经”的利弊之争,反映出人们对于这种教育是否存有正当性的追问与不同解答。      立足于儿童的发展,一种教育是否正当从来都不外乎有两个时间维度的考察:是否有利于当下的发展,是否有利于将来的发展。“儿童读经”其机械的重复诵读和强制式的死记硬背自然难与儿童当下的需要和发展吻合,特别是“幼儿读经”就更是有失适宜。抽象枯燥的经书诵读远离幼儿游戏与自由、梦想、诗意的精神世界,只能是“读而不解”、“食而不化”,这违背了做中学、玩中学、行动中学的基本教学原则。儿童早期教育中真正的潜移默化、陶冶和熏化,必须是在顺应儿童天性与情趣的前提下,而在直观具体的真实情境中、真情实感的感性氛围中、身体力行的切实体验中,才可真正的实现。所谓读经可利用儿童较强的记忆力,无非是利用儿童心灵尚未被充分教化,理解记忆尚不发达,而非理性的机械识记相对旺盛的发展空隙,为其机械背诵寻求的借口。既然是机械的非理解性诵记,儿童读经对于其智力发育也就无甚大益,更无缘于其性情的熏化和志趣的陶冶。当“儿童读经”不能与儿童当下的需要和发展相适宜,也便难以有益于他的未来与人格。      儿童读经的倡导者高举“根植文化之根,重塑世道人心”的文化大旗,以唯经典至上的文化观和“知识反刍论”的教学观(即不管儿童理解与否,先灌输、填充下去留待长大后再回味和消化),就是把经典诵读的功德赌注式地抵押于儿童难能预测的将来,因此不可谓不关注发展的未来与终身。关键的问题是,儿童读经是否真的就有利于儿童将来的发展,传统文化与民族精神的“重塑”是否真的就实现于这些读经儿童的将来人生。仅就现有的发展心理学研究和文化发展历史的证据,尚不能对于这些问题给予确定的回答。任何对于这些问题的肯定,充其量也是有关个体发展和文化构建的一种价值判断抑或理论假设。那些杰出文化先辈或大师们童年读经的成长经历,并不能充分证明读经对将来的精神价值和文化功效。事实上,基于现代文明的人权立场和现代文化的价值取向,传统读经的专制式教育却是更多地制造了身心备受蒙蔽和摧残的文化苦旅和人生悲剧。      当然,基于教育存在的文化价值,在现代文化发展趋于多元和开放的全球背景下,弘扬优秀文化传统和培植民族精神及历史意识,也当是儿童教育应有的社会职责。只是儿童教育文化价值的实现,必是以呵护童年、善待成长为其根本前提的。“幼儿读经”倘若能够对于传统文化经典予以谨慎的文化评判与筛选,在教学方法上超越机械诵记的单一教学模式(尽管诵记也是一种重要的方法),结合幼儿实际的生活体验和社会认知的现有水平,借助于故事讲述、角色表演、环境创设等各种手段,予以童趣化、游戏化和情境化的策略探索,而穿插和融合于现代幼儿园课程的实践系统中,形成幼儿对于国学经典、民族文化及其精神意蕴的初步感知和情趣,也未尝不是一种拓延文化视野的有益尝试。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